Articles in the Life category

  1. 工作一年随感

    工作差不多也一年了。回首一年前的自己,感觉学到了太多东西。总结一下。

    • 以前的自己有种得过且过的思想。虽然很擅长做一个快糙猛的demo出来,但面对其中稳定性等等问题,往往就不太想去修补完善。或者在工作中看到了一个可疑的现象,自己提了一个解释,好像可以说得通,就放在那里了。也没有积极地多想想或者做实验去验证。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能力不足,因为修补完善或者仔细分析在当时的自己看来是一件相对比较难的事情,所以不会去做。如果能够像搭demo一样熟练地打出来的话,也不会拖拉。第二个原因是没有养成追问的习惯。现在看这样的问题已经改善很多了,一方面能力变强,即使做相对复杂的系统也不会觉得无处下手,一方面也有了发现问题和追问的习惯和能力,做东西能深入的探究本质原因了。
    • 关于工程能力,还有一个变化是现在更有韧性。以前业余项目卡住了,就往往扔在那里,一扔扔半年。究其原因是不太知道怎么继续进行,虽然理性上知道啊可以上网搜索,可以看书设计实验,但在感性上还是觉得这是个很遥远的东西(就是不熟练),所以潜意识里面就不愿意去做。但现在在直觉上就会很自然地,“啊,卡住了?去搜索好了”。
    • 还有一个类似的东西是工程上的人际。以前一旦涉及到要跟人讨论什么东西,就觉得啊,好烦,压力好大。在工作的时候不知不觉也会做一些低效率的事情。比如明明去问一下两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东西,非要写一个email,不仅耽误写邮件的时间还要等。现在就会更雷厉风行一点 …
  2. 人为什么需要仪式感?

    首先发在知乎

    这是一个幸存者偏差的现象,类似陨石总是落到陨石坑里(陨石坑不是陨石掉在那个地方的原因,而是结果),或者维修人员发现空战中飞机总是翅膀中弹(这是因为机身/引擎中弹的飞机已经坠毁了,很少能返回被维修)。在这里,有些仪式不会给人带来快感,它们消失了。有些仪式会给人带来快感,他们留存了下来。给人一种感觉就是人们需要仪式感。

    一个习俗上的例子是春节。在古时候(划掉)小时候,难得吃到肉,农忙季节难得串门八卦。只有过年的时候能吃点好的,放放爆竹营造热闹的气氛,同时大家走亲访友八卦一下。这种情况下过年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像现在肉天天都能吃,朋友圈天天都刷,对年轻人来说过年就不是一件很特殊的事情了(也许除了陪陪亲人)。这个仪式失去了依赖的快感,在年轻人中就变得不那么流行(ref: 生活好了年味淡了 细数那些消失的春节习俗)。

    一个商业上的例子是一种宝洁公司有一种叫纺必适的空气清新剂。这个空气清新剂一开始销量惨淡。原因很简单——家中有异味的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有味道。销售团队访问了坚持购买这个产品的客户,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把喷一点纺必适当成了打扫完成的一个小小的仪式。这个仪式给他们一种微小的成就感,也促成了他们继续购买纺必适。所以销售团队改变了广告的策略,在广告中反复出现打扫卫生以后喷一点纺必适。这个策略上的改变在两个月内让纺必适销量翻番,并且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衍生出一个年销售额10亿美元的产品链。 (ref: 习惯的力量 …

    Tagged as : zhihu
  3. 一些关于时间管理的总结

    最初发在知乎上: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727341/answer/118801649

    研究/实践了近十年时间管理,有两个非常简单的心得想分享一下。

    1. 先记录,再管理——记录下时间都花哪了;
    2. 先抬头看路再埋头拉车,拉车过程中频繁抬头——列个单子再干事,不在单子上的事情不做,有新事情进来先列单子上。

    下面先介绍一下这两个心得,然后介绍我个人的具体习惯,最后给出一些扩展阅读。

    1. 先记录,再管理。

    时间管理通俗地说就是少浪费时间。要想少浪费时间,第一步得先知道时间都浪费在哪里了。所以要记下来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哪里了。我系统性地尝试过几种方法,都是可行的,也有一些各自的小技巧:

    • 用手工+电脑工具,做一件事之前先开个计时器,做完的时候关闭计时器。这样每天自然而然就有一个报告出来。(这是我用的方法,看上去麻烦但有适当的工具能很简单做到,而且和第二点结合的很好,后文有具体介绍)
    • 用自动电脑工具,自动统计你电脑上打开的窗口,然后根据这个生成报告。一个例子是RescueTime(RescueTime : Time management software …
    Tagged as : TimeManagement
  4. 知乎人脸的总结

    以前发在知乎上: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21722/answer/88896906

    爬了知乎12万用户的头像,把长得像的头像放在一起,方便浏览:http://lab.grapeot.me/zhihu/touxiang/bai-yuan-yuan-73.html

    然后搜集了知友们的点击,预测出来这是你们(平均)最喜欢的人长的样子:

    平均脸

    然后根据点击数据训练出来了一个带逛机器人,可以自动识别美女: http://lab.grapeot.me/zhihu/autoface

    带逛机器人

    更详细的信息可以参见我的专栏文章:

    Tagged as : zhihu Image Research
  5. 从鸡翅膀谈起——无人机的空气动力学(下)

    鸡翅膀,稳定性和上反角

    除了升力来源和失速特性不一样以外,四轴/直升机和固定翼还有个本质不同,就是系统的稳定性不同。所谓系统的稳定性,举个栗子吧。你找个碗,在碗里放个乒乓球。乒乓球一下就滚到碗底了。你用手轻轻拨一下球,它会自动回到原来的位置。这个系统就叫稳定系统——当系统受到微小扰动的时候,它会自己回到原先的状态。而你找个博士,让他用筷子顶一个球,不断调整筷子的位置让球保持平衡。这就叫博士顶个球。这个系统就是不稳定系统。看上去它是稳定的——球一直没有掉下来嘛。但那个球哪怕被一点点风一吹,底下那个人就要立刻调整棍子的位置和角度,才能维持原来的平衡状态,否则球就掉下来了。

    我们玩的固定翼航模就是一个稳定系统,而直升机/四轴是个不稳定系统。想想看,固定翼的飞机,飞得好好的,突然迎面来一阵风,翅膀相对空气的速度增大,升力增加,呼地就上升。上升的过程中因为能量守恒速度减小,翅膀的升力逐渐减小,直到和重力平衡。除了升高了一点以外还是平飞。这也是为什么对于固定翼飞机来说,只要做好了适当的配置(油门 …

    Tagged as : aviation drones

Tags

Recent Comments

Page 2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