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 博士五年总结

这几篇文章的作者是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田渊栋博士。读了以后深有启发,在征得作者允许后转载。原帖地址: [1] [2] [3] [4] [5]

博士五年总结(一)

这五年最重要的,是渐渐知道了怎么去做一件比较大的事情。

说得很大,其实就一点,心要静下来。

首先,心静下来才能钻进某个领域里认真做事。现在的社交媒体太多了,各类新闻也太多,每天忙于应付这些广泛却又浅薄的信号,或是忙着去评点别人,是没有办法做成一件事情的。就比如一个人要去旅游,按图索骥地走一圈著名的景点,并不会给自己新的体悟,最多只增些与人的谈资而已。真要体会大自然的美丽,那是一定要涉足别人达不到的地方,要有目标有耐心有毅力,做长久的打算。

其次,有毅力有决心不一定能成事,方法也是不可少的。做研究的每个环节都需要方法:如何做基本调查,如何下手,如何分析问题,如何坚持自己的观点,如何给任务定优先级,如何处理细节和局部的关系,如何将直观一点一点地转化成严格的数学语言并且验证。在任何一个地方卡住,都会让自己的研究停步不前。面对这么多要求,要同时都准备好再开始研究是不可能的,只有先定目标,然后一步一步摸索。在摸索的开始,会做很多无用功,调查没有头绪,题目不知道如何选,没有经验就提不起效率,没有效率就容易心浮气燥,心浮气燥就会轻言放弃,完全否定已有的成就。只有把自己强按在位置上一点一点地对以往的教训做分析总结,才能打破这个恶性循环,渐渐地积累起经验来,看见以前看不见的方向。要达到这一点,心静是很重要的。

再次,研究是会碰到很多困难,老板不给力,数据不给力,公式推不出来,电脑坏了,等等。在博士阶段可以有一千个理由把问题归咎于别人,不过我觉得最好的态度是“不抱怨,不解释”,把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错误搬回家,好好分析,才能有所进步。理想和信念是一定要有的,不然如何在孤独的长跑中奋勇向前?但调子不能放得太高,因为没有实现的理想,对他人而言,一文不值。要做到这些,同样需要静下心来,克服困难的过程中,没人喝彩。

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自己的博士论文其最后一部分的理论可算是历经艰辛,2010年借着第一篇ORAL的劲头试过第一次,却根本不知如何下手,花了四五个月完全失败,最后临近论文截止时不得不让老板换题;2011年的时候在MSR实习时又试过一次,因为陷入了诸如“一定要有个目标函数,求目标函数的最优解”的常规思路而再次失败,虽然已经有一点结果,但是总体上路子是走偏的,也没能就这个理论发文章,最后只好做成一篇应用,以给实习一个交代。直到2013年的年初,在投出博士阶段最后一篇ICCV之后,才发现自己想做的这个理论和自己之前已经做过的研究的极大关联,终于突破了之前思维的瓶颈,才有了现在令人满意的理论。

回想过往的思维过程,最早是经常在自设的思维困局中转圈,然后是在推公式、想直观和堆hack中左右摇摆,最后才发现理论和现实的黄金结合点,找到和现实吻合又干脆利落的假设,推出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的定理。一旦进入了这个阶段,反应就会一次比一次快,建模速度也一次比一次迅捷,出的文章也会越来越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五年的PhD并没有浪费,这样的训练让我有自信去学习任何新东西,合理规划自己的时间,来面对任何一个自己想要做的,具有挑战性的项目。

另外,分享一下主要的技巧:

第一,要喜欢自己的研究题目。做研究有内心动力(motivation)是非常重要的。

研究的本义,是在一个宽松的环境下,由研究者自由探索去寻找未知世界的答案。再牛的导师,尽管有模糊的直觉,如果不参与研究的每个细节,是不能预知精确答案的。精确答案只能由学生来获得,导师直觉的错误只能由学生来推翻,如果学生没有内心动力,那导师只能看见他能看见的,就不需要学生了,研究也就失败了。

因此,研究的成败,归根结底是靠研究者永不停息的探索着的内心。如果自觉是个安于现状,听人号令,懒得动脑的人,那博士不是那么适合的;如果家里或是同学的压力大过内心的渴望,那么读博可能是地狱的开始;如果只是为了获取某领域更多的知识,那可能在博士后期承担巨大的论文压力,不如读个硕士方便。

如果自己确实喜欢探索,喜欢解难题,但是导师的方向自己不喜欢怎么办?我的答案是,多发挥主观能动性,找一个喜欢的小点慢慢扩大。我刚去cmu的时候,因为口语和交流能力不怎么好,选导师的过程并不顺利,第一选落空,后来听师兄的建议选了现在的导师,可他做的方向和我想做的一点关系也没有,怎么办?解决方案是先找一个两边都能接受的题目,把它做好,我当时是选了图像因为水面的波动而扭曲的题目,既切合导师的物理背景,又突破了他在每个像素上单独求解问题的思路,更像是主流的计算机视觉。等到出了第一篇文章(ICCV 09)之后,再慢慢地切入自己想要做的方向,自2010年末开始,出了一系列ORAL,渐渐把握了主动权。

在自己喜欢的方向上,导师是永远比不过自己的进度的,因此乘着环境宽松时未雨绸缪相当重要,追着导师走,而不是让导师追着走。若是没有内心动力,等到三年级后老板看情况不对,开始缩小研究领域催论文,自己就会陷入“啊啊,我真的不喜欢这个却被逼不得不做”的状态,那就很难挽回,再怨天尤人也没有用了。

第二,牢记本校校训,My heart is in the work。 做研究需要每天都花时间想,沉浸入要解决的问题。

这并不是说做研究是24x7全天候,其它什么都不用干,一直干到永久性脑损伤为止,而是需要培养思考的习惯,提高思考的效率。为达到这一步,一开始需要大量的投入来找到适合自己的正确方案。可能会很不习惯,想到晚上睡不着,做事吃饭都没心思,生活琐事全都不管,俗话说是“入魔了”。像我经常有做梦做到自己要思考的问题,或者每天一早还没完全醒来,就想着某个问题要怎么解,结果真醒来一看发现全想错了-_-。在这个阶段,挫折感会特别强烈,会有放弃的念头。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大脑会适应,会成习惯,效率会高,会知道一个问题中有哪些地方是关键,会知道思考到什么地步是可以停手的存盘点。然后你就有了一具不论何时何地都能进行后台运行的思考机器,能够积累上每天的边角时间,每时每刻在提升进步。正如一句话所说,不疯魔,怎成活。

当然开车或者做其它重要的事情时请不要思考,出事的话,本文概不负责。

第三,有思路(idea)就写下来。

有一句话说得好(出处忘记了),光思考不纪录,人脑是有限自动机;既思考又记录,人脑就是图灵机。其原因在于,一支笔一张纸增强了人脑的记忆力,让思考的空间及范围变大了,能看出本来没看出的联系,能发现本来发现不了的细节。有时候看似很平凡的思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非平凡的阶段性结果,以为是很有前途的想法,一写就发现问题所在。而若只是思考,花几个小时都在原地转圈,头还晕得不行。另外,写下来本身就是一种“我已经完成了什么”的标志,对士气是很鼓舞的,也有利于下一次从中断点恢复思考。

第四,多看看别人的工作,但别看太多,抓住主线就好。

近年来每年发表的论文数有上升的趋势,文章越来越多,每篇都细细看就是在浪费时间了,事倍功半。我目前认为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在看完几篇本领域最重要的文章后认真总结,猜出大部分人的路数还有各自方法的优缺点,然后在面对新文章时采用跳跃式读法,边看边猜,猜对有奖。这样不仅快,而且能把握大局忽略细节,自己想新思路的时候也能自然而然地避开大部分人的招式,攻击其命门,从而保证自己工作的创新性。这似乎不符合学术严谨性的定义,不过……人生就这么点长,看着办吧。

博士五年总结(二)

回到刚才的话题,自己刚入cmu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选到理想的导师,不知如何是好,就向师兄征询意见。师兄劝我说:“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从他那里学到什么,我认为他人不错,另外演讲和写作技能非常好。”

事实证明师兄说的话是对的。选导师,他做什么研究并不是最重要的,比这更重要的,是人品及交流和表达能力。我导师虽然是印度人,不过人品相当不错,对学生既严格又负责,也不拖毕业的时间。我从他那里学到最多的,其一是演讲,其二是写作。

先来谈谈写作。

以我五年的经验来看,其实中国人写作的最大瓶颈并不是英语能力,而是组织。论文的英语水平充其量是高中水准,多看几篇就大致可以掌握词汇和句型,更何况很多论文都不是以英语为第一母语的研究者们写的,照样拿最优论文奖,照样在学术圈产生极大影响力。

但在组织上,我们的论文确实问题多多。我就犯过很多错误。其一是挤牙膏,通过堆砌句子来达成长度要求,这个可能和我们从小要求文章有字数下限有关,结果就造成文章空洞,许多句子许多段落翻来覆去同一个意思,让人倒胃口。其二是把文章写成技术报告,先做啥,再做啥,最后做啥,实验结果是啥,没了。至于为什么这样做,原因是什么,是什么激发了这样的思考,这样的方法对什么样的数据会有效,有什么局限,全都不知道。(潜台词是:是老板让我这样做的,我只想毕业,有问题别来找我……)论文是要引人深思的,要给人启发的,要让人受教的,要让读者读完后,觉得这篇文章公正地评价了前人的工作,明白这篇文章的创新意义所在,并且同意作者的出发点,认为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方向才行。

本质上来说,产生这两个问题的原因是懒得思考。论点挖不深,导致觉得没啥好写只好挤牙膏;方法想不透,于是便罗列若干步骤草草了事。其实只要稍微想下,就能补上很多东西。举个例子,写目标函数是什么,如何用梯度下降优化,数学上就两个公式,但是段落里可以说明如何选初始点,初始点在这个具体应用中的意义何在,如何取步长,为何这样选,收敛速度通常多快,哪里可以加速,哪里可以并行化再加GPU,等等,这样内容就丰富多了。又比如,一个算法的若干步骤,本来是毫无意义的流程图,但在介绍它之前做些解释,阐明设计的一些基本原则,然后在解释每步时充分使用这些原则,那读来就会觉得容易接受得多。

克服了这两点,做到开局有理有据,正文言之有物,实验让人信服,那这篇文章基本上可以中稿了。接下来,就可以进入高级模式了。

首先,立意要高远。一篇文章规矩着写,说“我们加了新特征,因为新特征针对数据集的某些特性建模,实验效果更好”,虽然基本可被录用,但一般不会出彩;如果说“我们提了新的框架,统一了以前的诸多方法,在这个框架下,算法能自动分析数据加入新特征,实验效果更好”,那这篇就有戏。为什么呢?工业界看重效果,因为效果和经济利益直接挂钩;而学术界是想要为一个领域找一个简洁明了的理论,是要仰望星空,问天几何的——因此每一篇好文章,都必须建造出自己的一套世界出来,给出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这个宏大的图景下,给前人的工作标好地位,给自己的工作定下基调,然后拿着这张画好的地图,去解决实际问题。而所谓的博士研究和博士论文,则是在一套统一自洽的世界观下,含有两至三篇或者更多的文章,以证明这套世界观的合理性。

这听起来像是忽悠的游戏。因为像计算机视觉这种实用的领域,哪有那么多理论可挖。是的,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如此。但是建筑世界观本身,会促使研究者对已有的工作进行排列,得到新的启发,看到新的联系,因此仍然是对研究本身有益的。有些表面上的联系可能被证明是偶然,但有些则会揭示本质,促进人们深化认识,为将来的突破性进展作准备。另一方面,功利地来说,有一个宏大的世界观有利于一位博士生发大量文章,早点毕业:-)

其次,故事要流畅。我老板说过,一篇好的文章,就如同带着读者在一个花园里行走,路面平坦舒适,左边有山,右边有水,引人入胜,读者漫步欣赏美景,走过亭台楼阁,一点不费劲,一下子就逛完所有还意犹未尽。迄今为止,我对这种抽象的诗一般的表达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既然他声称读完了所有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说,而我只不过写过一部二十五万字的小长篇,我想我还是宁愿相信他比较好-_-。

在大的方面来说,一篇文章从开篇开始,就要让人有所期待,各种背景知识交代自然,详略得当,指出前人工作各有缺陷,然后自身的贡献娓娓道来,最后各种证据证明自己所言得当;或是先摆出正反证据,引人思索,指出前人各种问题,再列出自己方案,教人拍案叫绝。细节上,全篇重要的论点要适当重复,每次出现都要和上下文语境相符,无聊冗长的段落适当精简,但必要的实验步骤需要交代;每一段都要有总起有概括,像是花园的指路牌,让读者不至于晕头转向;不设弯路,反复推敲逻辑关系,能用一层逻辑说清的绝不用两层,能用简单故事说明白的不用复杂公式,就算有复杂公式也放进附录里;繁简要有计划,细节要略写以免让人费解,主干则要用重笔让人印象深刻;插图要不言自明,要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能恰当地作成段落注解;语句不能太长,避免从句套从句,长短结合比较好,等等。

这里所有的要求,都是为了读者着想。每条单独做起来都相对容易,但要合在一起就难,需要充分的思考和不停地修改。每过一段时间,脑中就会浮现出更好的组织方式,而这种新的组织方式,又反过来会启发出新的理解,推进整个研究的进展。接着,各部分贡献大小又有变化,详略又会调整,文章又得修改,如此往复。渐渐地,才会从斧凿拼接模样的文章,变成一气呵成的神作。到这个时候,写作和研究浑然一体,写作促进研究,研究促进写作,才终于算是步入专家级别了。

还记得在今年ICCV最后期限的前一个晚上,老板看了看我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要投稿的文章,说了一句:“组织还是有问题,要不我们不用投了。”我当时就惊了,当然不能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于是回去连夜修改,第二天早晨总算让他满意,后来这篇文章被评为very well written,并且拿了ORAL。我不得不承认他有想推迟我毕业的小小私心,不过他对写作的执着,可见一斑,他说过自己的第一篇投稿改了三个月,原稿他一直珍藏,对比第一稿和最后一稿,差距有如天壤。

我想正是因为如此,才能有他的这些锦绣文章。

博士五年总结(三)

接下来谈下上台演说。

我天性是个内向的人,不太愿意说话,高中时候虽然语法规则一条一条记得很牢,但最怕在英语课上回答问题,有一次略开小差,不幸被老师抽到,足足站了五分钟,憋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下课那一个羞愧郁闷啊,至今记忆犹深。TOEFL的口语也不过19,还是运气好发挥的最高水准。

刚入博士的我,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

然后我选了我现在的导师。我要特别感谢他,2010年第一次CVPR ORAL的演讲,在他的督促(或是逼迫?)下,我其它什么也没干,足足准备了两个月。第一个月改幻灯片,去除所有数学公式,费尽心思准备一个浅显易懂的流畅故事;第二个月不停地改演讲稿并且反复操练,连每句话重音在哪里都细细标明。演讲那天面对台下一千观众,我紧张到了极致,但亏得准备充分,闭着眼都能背出来,于是看着天花板,流畅地做完了整个演讲(见《CVPR2010赴旧金山开会全程记录》)。这次演讲至今已有三年,但看到每一张幻灯片,我脑中仍会浮现应说的话,一点也没有忘记。

之后准备第二篇ORAL所用的时间就变少了,大概两周。演讲的前一天,导师还对我的熟练程度不甚满意,但是真到了台上,演讲效果居然不错,眼神也可以看着观众了,讲到最后,居然没有用事先准备好的词句,开始自由发挥,直到结束。

这样,第一关就已经过去。看着十几年来一直害怕着的东西终于有一天被自己征服,这是何等开心的事情。以前的我,演讲烂了一两次就不想说,越逃避就越不愿说,于是失去了锻炼的机会。改变这个困局的,一方面是充分的准备,另一方面是对自己研究课题的自信。自己热爱它,为它自豪,愿意讲给别人听,也知道自己如何遣词造句,那这时大脑就会聚焦到内容上,说着说着就入情入境,英语也就自然地变得慢了,流畅了。等到说完,发现自己居然说得还可以,那下一次就更不会紧张,久而久之,终于就可以摆脱恶性循环,进入良性轨道。

读博读到这样,就算没做出什么来,也是不枉了。接下来,只要有了好的讲稿,完成漂亮的演讲只是耐心和毅力的问题。但是,如何才是好的讲稿呢?

如同写作一样,最好的演讲是一个有唯一主题的流畅故事。所谓流畅故事,是指幻灯片和幻灯片之间要有自然过渡,让人不知不觉就听完整个演讲,而不觉得有什么转折生硬的地方。相比作文,演讲的流畅性更为重要,因为读者看文章时可以细细琢磨,听众听演讲时则是一晃而过。为了流畅性,一个好的演讲可以不惜牺牲大量细节,只把最重要最易记忆的主线说出来——但条件是,这最重要的主线不能失了应有的大转折和大逻辑,不能让人觉得太过简单无聊,或太过跳跃而没有说服力。最好的平衡点,在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听完有一种“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有想到”的感受。

对学生而言,这个找主线砍细节的过程相当痛苦。学生往往见木不见林,不知道什么是重点,而且下意识地,总是会把花去最多时间的细节认为是重点,到准备演讲时就往往恋恋不舍;或者感觉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目标函数的细节要不要说?梯度下降的具体公式要不要说?训练样本归一化要不要说?一个提升百分之五性能的小技巧要不要说?对这些提问的回答永远是:看具体目标是什么。如果是提高性能的系统性工作,小技巧就成为主线;若是新算法设计,那目标函数的精巧构造就是看点;若是研究数据的统计特征,那归一化至关重要;若是讨论大规模分布式的可行性,那梯度下降公式中参数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就成关键。一句话,如果细节不能为自己构建的宏大世界添砖加瓦,那就不能在演讲时大段提及。相比之下,导师们不直接参与研究,反而看得清庐山真面目,知道工作的重点及工作间的重要联系是什么,面临决断时能果断丢卒保车。

因此,一个博士生,要能够做好演讲,就要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既能在细节上做改进,切实推进研究;又能够跳出自己每天思考的细节圈子,站在高处看问题想问题,是自己的将军,也是自己的士兵。当然,这个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没有几年的努力尝试是没办法灵活切换的。

一个看似无关却很有效的办法是,先把幻灯片做好,写好演讲词,然后看看是否能在规定时间脱稿讲得出来。最好的演讲,是看了幻灯片自然而然能说出句子,而不需要死记硬背,转折流畅,故事清楚。若是怎么都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讲完,或是总觉得雾里探花讲不清楚,或总是把接应的句子搞错,或是总觉得前后别扭,那就是主线有问题,细节或者太多,或者大逻辑没有一针见血地点出,需要修改。这里一个重要的地方,是要脱稿讲而不是照稿念,脱稿讲时,演讲者的“可用内存”只比听众稍多一点,如果连演讲者都不能凭自己对工作的了解而流畅干脆地讲完,那听众肯定不能跟上,演讲者就可以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若是照稿朗读,那就没有这种敏锐的直觉,更不用说提高自己的演讲水平了。

找到主线之后,就要开始设计每张幻灯片。幻灯片最懒的做法,就是列几个提纲,每个提纲下一大把条目或者一大堆公式,演讲时照着读即可。这样做省了演讲者的工作,却让台下观众苦不堪言。稍好些的,放几张流程图,从上到下或者从左到右细细说。这种办法步骤简单时可以,步骤一复杂,照样让人不知所云。其实,每张幻灯片只能表现一个小主题,多了反而嚼不烂。比如说文字过多,台下听众既会看得疲累不堪,又会犹豫究竟是听演讲者说的,还是看他写的?而颜色或是字体太花哨则会分散重点,让人头晕目眩。

好的幻灯片有几种类型,可以只含一张大图,或互有联系的若干图片,或一个前人工作的列表,或一件事物的优劣二分法,或一个算法的三个主要步骤,或一些事物的相互关系,等等。一句话,如果盯着它十秒钟没看出来重点是什么,那就打回去重做吧。制作精美的幻灯片是一种艺术,我现在还学不到导师的十分之一,只好多看别人的范例,慢慢改进了。

博士五年总结(四)

之前的三篇,谈的是如何做研究,写文章,做演讲。这一篇,讲一下时间管理。

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如何合理安排利用以成事,是每个人关心的问题。我觉得最关键的,是要有计划。

首先,制订计划会让人对任务的难度有更清醒的认识,增强利用时间的动机。出于本能,人都愿舒服地活在当下,就算做博士有大理想大目标,也不愿意细细去想,而是以“未来的事情再议”了事。可只要我们做一个简单的规划,就不禁会头皮发麻,恨不得要立即动手了。计算一下,一边,人生几十年,两万天,三十万个清醒小时,要吃喝拉撒,要履行家庭和社会责任,要享受各种放松休闲,要生病要变老,最后能有五分之一是自己的就不错了;另一边,想要成为大拿专家,甚至改变世界,至少需要几万小时的努力。两相抵扣,还能有多少余裕?至少我会觉得浪费时间是一种大大的罪过了。从另一方面规划,博士阶段比少年时思想成熟,比老年时身体健康,比中年时负担轻得不止一点两点,此时不好好干,做大事还有什么机会呢?就这样两个简单的规划,若是想通了,那再懒散也会动起脑筋来,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做尽量多的事情,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会大大不同。

另外,计划能提高做事效率。我校著名教授兰迪在《最后一课》(The Last Lecture)中说过重要事和紧急事的辩证关系,人生若是一直赶最后期限,忙着紧急的事情,天天当救火队长,看起来东奔西跑,甚是辛苦,但到头来人累心疲,还事倍功半。其实有些紧急的事真是无解的,但是如果早一两周甚至是一两天想到,就能统筹安排,这就是计划的好处。

那么,如何做计划呢?三点。

第一,宽松。

一天只计划一件或者两件最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把它们做完,然后再去做次重要的,可选的事情。

太紧的计划,比如说每小时都规定做完一件事,不很可取。因为每天的事务总有不可预知性,可能在任务转换中倒个水,刷个微博,也可能有人打扰,或者程序有错需要更多时间调试,一旦现实没有如计划中的顺利,就会有完不成的挫败感,长此以往就会放弃。而宽松的计划,其整体期望值就会降低,原来必须得完成的事情,现在就变成“哇,我又做成一件事情啦”的情感奖励,整个人就会愿意坚持下去。如果发现计划太宽松,那再乐呵呵地慢慢加码就行。

做一件事,每天做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经常做。

当然,计划的宽松不是绝对的,有时需要适当一鼓作气,特别是在一件事快完成的时候。因为在这些时间点上,需要人高度集中精神将之前的结果综合起来,克服最后的难关。写论文是一个经典例子,平时想思路推公式跑实验,作为零散的积累,最后一个月到一周集中精神把论文赶出来,效率特别高,要是没有最后期限,那结果很有可能散佚,自己也就忘记了。另一个例子是写长篇小说,这个是博士期间的业余创作,不可能每天都花大量时间。一开始文笔很烂,剧情简单,人物苍白,怎么办?没事,一点一点地积累,每周或者每月有空时花几十分钟写情景段落,这些段落有的可做开头,有的可做高潮,有的可做结尾,但相互之间没有紧密关联。然后,慢慢列大纲把故事串起 来,花小段时间不停地做局部调整,这样日积月累,文笔变得越来越好,可用的大段素材也越来越多,放在人物上则人物丰满,放在剧情上则剧情生动,最后集中一段时间(大约是三周)把整个故事前后接起来,补上需要的过渡段落和场景。故事一旦接完,就已经活了,身为作者自然就有动力修补精化,等到完稿时还在不停地起劲改哩。而这个博士毕业总结系列,也是每天慢慢写一点积累素材,最后觉得差不多了,花几小时反复调整组织,终于定稿。

第二,简洁。

有人说,计划不如变化,越是长远的计划,越有可能中途夭折,还不如不用去费神细想。这话不假,但并不是不订计划的理由。其实计划不必像写报告书那样详尽,不必精细到每时每刻,在等车走路发呆锻炼的时候,如同简笔画一般,寥寥几笔,勾勒出几小时,几天或者几年后的方针图景就行。就算有改变,也可以马上重新规划,不至于缺乏弹性,船大难掉头。而且计划想多了,自然知道哪些部分靠谱,哪些不靠谱,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哪些部分可能出错,以后再做计划,就能一下子点到点子上,效率和质量都会提高。

三国演义里曹操大兵压境,千头万绪,孙刘联军如何是好?瑜亮两人,大书一个“火”字摆平。这个,就是最简洁的计划。有了这个字,接下来草船借箭,连环计,苦肉计,一切细节都是自然而然的。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如此精炼,什么时候能精炼到点子上,就靠平时反复制订事前计划,与事后反思总结了。

第三,劳逸结合。

工作效率和所花时间从来就不成正比,功劳和苦劳也从不划等号,时间利用得好,少干活反而多出成果。保证睡觉和锻炼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这五年来我每天平均睡眠时间在七到八小时左右,事情再多,十一点半至十二点必定入睡,天塌下来也不管,然后七八点起,睡得好早上自然有思路冒出来,一天就有东西可以忙活;要是睡得晚贪一两小时,换来第二天毫无精神,得不偿失。

另外,锻炼身体很重要,再忙都不能不做。锻炼付出一两小时,精神得到放松,大脑得到休息,同时还能促进心肺功能,增强免疫力,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我一般隔一天跑步五公里,或是游泳一公里,或是打壁球一小时。跑步太勤快会伤膝盖,因此需要和其它运动配合。跑步时什么也不想,挥洒汗水的时刻,就单纯地开心就好了。

博士五年总结(五)

五年过去了,我经历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个性也改变了很多,从内向变得有些外向,认识了很多人,变得喜欢和别人交流,喜欢听更牛的人的见解,也会从别人的观点出发去看待问题。以前做得不错的事,现在可以做得更有效率;以前害怕自卑的事,现在不害怕了;以前不敢想的事,现在可以去规划去计算了。还有很多做得一般甚至很糟糕的地方,没事,静下来好好分析前因后果,然后继续改进就好。

这样的改变,就好比坐过山车,一开始很紧张惶恐,特别是从高处冲下的时候,于是在大家的嘲笑中选择逃避。但是真的被逼着上去了好多次,适应了之后,就会在心理上有个准备,甚至期待,甚至在下坡时大吼,好像这车是自己开着,可以由自己掌控的一样。为什么会从害怕变成期待?因为发现了适应和掌握的窍门。而要发现窍门,先得要承认自己坐在过山车上颠簸这个现实。做梦没有用,幻想没有用,每个人身处的现实才是最大最大的真实,在这个真实之下,客观评价自己在人群中的地位,承认自己的弱点,找到属于自己的问题,然后不断地优化提升,如之前四篇所说,坚持不懈,注重方法,制订计划,一点一点地达成目的。

而这所有之上的第一推动力,是直面现实的勇气。

我之所以不写细则,一是因为每个人情况不同,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适合我的不一定适合别人,所以只写总纲;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其实根本记不得细则是什么,根据不同的环境,大脑自然会作出下意识的行动。要把这些行动全采集起来是很困难的,今天想到漏了一条,明天可能又发现漏了一条,把它们全列出来,需时很久不说,这个系列就会变得很长很零碎,读起来就不那么流畅了。

写这些文章,主要是给自己留个记录,以免日后忘记,荒废了这五年的时光,要是能顺带帮到大家,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多谢观赏!【完】

Comments

Tags

Recent Comments